【学习与思考】2020,只有忧伤
  • 信息来源: 亚当斯密经济学
  • 日期: 2021-01-06
  • 浏览量: 131 次

· 全文共 1480 ,阅读时长约 4 分钟

· 本文来源:亚当斯密经济学(刘胜军微财经出品)

作 者 | 刘胜军

所有人都希望 2020 这一页赶紧翻过去。这个庚子年是全人类晦暗的一年。

但,2020,令人无法忘记,难以释怀。

没人能够预料,2020 年竟然以“百年一遇的大流行病”开场,人类上次遭遇如此范围内的流行病冲击,是102年之前的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。

没人能够预料,最先“被围观”的中国,却成了全球控制疫情最为成功的国家;原先围观中国的欧美发达国家,却成为重灾区。美国在遭受 34 万人死亡的国难后,仍未看见曙光。12 月 29 日,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新当选的议员卢克·莱特洛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,时年 41 岁。莱特洛生前一段话令人感伤,“ 我们必须学习如何生活在新冠的世界中。其他国家已经学会了如何做到这一点,而且他们已经安全地做到了,我们必须继续这样做 ”。

德国总理默克尔,这个铁娘子的几近哽咽和哀求的“悲情呼吁”,令听者无不动容。然而,政治家的呼吁、疫情的威胁、政府的禁令,在西方社会极化的“个人自由主义”面前都显得无力和无奈。

被新冠疫情带去另一个世界的有:物理学家饶毅住在纽约的叔叔、伦敦的华裔钢琴家傅聪、时尚品牌KENZO创始人高田贤三、法国前总统德斯坦……还有181万来不及被世界记住的名字。

确诊新冠的法国总统马克龙那句话,不知道欧美国家有多少人能真正理解:

  • 遵守防疫限制措施并不是丧失自由,而是为了保护他人的责任,是真正的人道主义。

与西方社会的沦陷相比,倾向于“集体主义文化”的东亚国家(地区),疫情控制的成效令西方社会汗颜。当代最富盛名的政治学家福山,没有想到他的“历史终结论”居然完败于一场新冠疫情,此时他一定会摇头、苦笑。

 

方方,武汉的女英雄。但她现在也只能苦笑和无奈,《方方日记》的海外出版将她推向了一个“民族主义的漩涡”。

全世界似乎都陷入了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包围之中。特朗普虽然败选,但特朗普主义所代表的狭隘、偏执与情绪化,已经生根发芽。

12 月 29 日,世界知名民调机构盖洛普年度调查显示,特朗普以 18% 的支持率成为“年度最敬佩的男人”,新当选的总统拜登,竟然仅以 6% 的支持率位居第三。之前,奥巴马连续 12 年登顶。的确,拜登赢了,但他接手的是“特朗普的美国”。

原本业已脆弱的世界经济,被新冠疫情雪上加霜。全球化进程,连续遭遇重创: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、特朗普贸易战、新冠疫情。疫情过后,各国痛定思痛,会更加以“保护主义”的眼光重新审视全球产业链与国家安全。

岁末年初,新冠疫情的黑暗隧道似乎传来曙光——疫情的突破。然而,二次、三次感染病例的出现,以及英国最新的病毒变异,令世界陷入新的恐惧之中。

没有人相信疫情过后一切会恢复往日。国与国之间的信任很难被修复。特朗普叫嚷着向中国索赔,对于失败者而言,“甩锅”是难以抵挡的诱惑。美国民调显示,73% 美国民众对中国持负面观点,60% 以上的受访美国人认为美国的新冠疫情应当由中国负责。在这样一个“后真相时代”,我们很难想象 WHO 会得出一个让所有国家都能认同的病毒溯源结论。

罗马教皇方济各罕见地发出警告:

• 新冠疫情大流行证明了资本主义的“神奇理论”已经失败;

• 美国最高法院裁决教堂违法防疫禁令胜诉,是滥用自由给防疫工作添乱的自私心态。

即使疫情结束,世界也必须面对疫情的“次生效应”,从失控的货币到扩大的贫富差距以及国家之间的裂痕:

• 基辛格说:疫情过后,世界将永久改变。

• 乔姆斯基说:现在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关键时刻。

• 达利欧说:这个时期会颠覆我们过往对世界的认知。

• 马克龙:是时候想一想那些无法想象的事情了。

因此,我们没有办法假装满怀希望地迎接 2021 年。百年未有之大变局,已经拉开序幕。

2020同样提醒世界:种族主义的幽灵依然在上空游荡。乔治.弗洛伊德之死,令美国人心碎,但破解种族主义问题似乎像“禁枪”一样永远可望不可及。特朗普对弗洛伊德之死的回应是手持《圣经》摆拍。看来,并非每个人都认为“black lives matter”,特朗普不是一个人在战斗。

按照“文明冲突”策划对华战略的“人类公敌”蓬佩奥,任期还有3周。但卷土重来的冷战思维和“麦卡锡主义”不会随风消散。

或许,拜登的当选,是 2020 年唯一令世界稍微宽慰的事件。78 岁高龄的拜登说,“我阻止了特朗普再当四年总统,是给美国做了好事。”这是真的,对世界也是好事。

但,拜登似乎只是给特朗普的疯狂列车按下了暂停键。我们对未来依然深感不安,甚至无法断言特朗普不会在四年后卷土重来。拜登是一个好人,但他用什么办法去弥合美国的“第二次大分裂”?事后来看,拜登是侥幸取胜,很难想象没有新冠疫情灾难的“意外助力”,拜登会如何击败特朗普。

真正值得重视的不是特朗普,而是成就特朗普的社会土壤。达利欧发出历史深处的警告:

• 我认为 1930 年至 1945 年是现在最近的类似时期,因为那时,就像现在一样,利率触及 0% 的底线,货币政策无效,债台高筑,全球经济疲软,存在巨大的财富和政治差距,一个正在崛起的世界大国正在挑战现有的世界大国。

在晦暗的2020,超级互联网企业成为最大的赢家。facebook年内最高股价达到年内最低股价的2.2倍。zoom股价年内最高涨幅达到795%。

2020,只有忧伤

zoom的2020年股价表现

几乎不约而同,美国和中国这两个全球互联网的制高点,在2020年末向“超级互联网企业”宣战。

皮凯蒂2014年出版的《21世纪资本论》,重要的不是其学术价值,而是它敲响了当代社会的“历史周期律之警钟”。这本书的流行本身就足以表明问题的严重性。两年后,特朗普当选“灯塔国”总统;六年后,桑德斯、沃伦、杨安泽等人的“社会主义政策纲领”在美国大选中击中无数人的软肋。

哲学家黑格尔是对的:

•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的教训,就是没有从历史中吸取到任何教训。

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,不顾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的反对,欧盟宣布与中国历经7年艰苦谈判的《中欧投资协定》大功告成。这是2020照射进2021年的一缕冬日暖阳。

上帝保佑人类!

– END –

刘胜军

坚持讲真话的经济学家

国是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

2014 年参加总理经济座谈会

70 后经济学家代表人物之一

著有《下一个十年》

本文内容转载自亚当斯密经济学,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
本网系无任何收入的公益性网站,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,转载文章均注明信息来源与作者姓名或笔名。信息来源中未注明作者单位、姓名的,因无法联系作者,本网亦未注明作者姓名。若涉及著作权问题,请作者即与本网联系(Tel:0573-82086793 ),本网立即删除与断开链接。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