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学习与思考】丁咚│“占领国会”事件升级,特朗普遭围攻,俄罗斯静观其变
  • 信息来源: 印太观察
  • 日期: 2021-01-12
  • 浏览量: 83 次

元月6日的国会联席会议及当天举行的华盛顿大型群众抗议集会,曾被特朗普寄予厚望,视为扭转败局、为总统竞选结果“翻盘”的最后“救命稻草”,然而随着混乱的一天过去后,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不仅没有达到目的,而且反倒成为其兵败滑铁卢的致命一击。

太吊诡了!

事态显然没有按照特朗普阵营的“沙盘推演”发展,局面完全失去控制:抗议群众强行“占领”了国会,而至关重要的是,尽管有人员死亡,但守卫国会的警卫并未作出有意义的抵抗。

抗议者轻而易举地进入国会的各个角落,其中侵入联席会议现场的人员暴力终止了正在“挑战”大选结果的共和党参议员。

与此同时,身负特朗普政府重责的副总统彭斯临阵改变主意——或者说“明确”意见,拒绝站在特朗普一边。

事态朝着完全悖逆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诉求和利益的方向发展,这场美国建国以来内部发生的史无前例的政治混乱,很快被当选总统定性为“暴乱”,民主党人纷纷谴责在任总统特朗普,并扬言要启动弹劾程序,甚至直接要求特朗普的副总统“逼宫”,强行褫夺总统权力。

社交媒体甚至趁机剥夺了在任总统的言论自由,封禁其账号,或者限制其发言,而主要就是因为特朗普曾推动不利于社交媒体巨头的立法。

美国舆论已经在沸腾中失去辨别能力,几乎所有的炮火都开向总统,总统的手下们也纷纷“明智”地选择与特朗普“划清界限”,辞职走人,或者与共和党建制派公开站到一起,犹豫着要不要进一步对特朗普“落井下石”——“逼宫”使特朗普提前下台。

只要冷静想想,预期达到最好效果的政治行动最后以底裤都被扒掉的失败告终,只有在特朗普已经失去明智的判断能力、而其身边的每个人都已经疯癫或智障的情况下,才能出现。

很显然,“占领国会”并非特朗普阵营计划中的目标,与此同时,参与抗议的美国群众,特别是其领头人,都拥有很高的政治素质,不可能不清楚“占领国会”,将造成何种严重后果,将会对其推动的抗议集会带来何种负面影响。

在美国历史上,从未因为国内的政治抗议而发生“占领”联邦重要机构的情况,“国会”唯一的一次被“占领”,是在建国初期英美战争期间由当时的世界霸权——英国军队做到的。由此可见,“占领国会”的政治效应将是如何巨大:事态发生后美国政界的反应已经充分表明了。

对特朗普不利的情况是,这场集会确实是他号召举行的,并在行动开始前发出了大量的煽动性言论,明确表明将与集会群众站在一起抗议;在集会举行后,他又亲临现场,发表演讲,继续发挥其具有感召力和煽动力的演讲才具,将现场气氛推至最高潮。

然后,事情完全失控,群众涌向国会广场,突破警卫防线,“占领”国会山。

平心而论,在混乱的人群中,哪些是特朗普的支持者,哪些是预谋者的队伍,谁分得清?

从特朗普的演讲富有逻辑性,并清晰表达自身的政治意图,及事后第一时间明确认识到“占领国会”的政治后果,继而听从建言,在社交媒体解封后的第一时间,完整发表其对事件的立场,甚至作出至关重要的让步——愿意积极协助权力交接和平有序进行看,特朗普特别是还有他的身边人,不大可能不知道“占领国会”的严重性,而且对事态的演进大概率不知情。

如果不是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,依特朗普的秉性,是不可能如此快速地“认输”,姿态低得可怜地亲自承诺配合权力和平交接的。

其复杂情绪集中体现在发表支持权力和平交接后,他又公开声明,将不参加元月20日的总统就职典礼。

当前,美国政局仍然处于高度的混乱无序中,各种各样的事态和观点都在出现,暂时对特朗普的质疑取得了压倒性优势,甚至一些国外政府在事件尚未得到彻底调查的情况下,就急不可耐地对在任总统提出谴责,由此可见特朗普对它们的伤害有多深——往前想一步,特朗普何尝不是按照自己的政治理念“捍卫”了美国利益,为此不顾个人利益,“得罪”了诸多的盟国及其领导人?

正是在一片混乱中,民主党人在政治上攻城略地,不仅将总统一职收入囊中,守住众议院多数,并在参议院取得优势,罕见地包揽了行政、立法权限,而共和党建制派与民主党合作的政治后果,就是本党在政治游戏中大面积失去阵地。

我们不妄加揣测,在全面的调查开始并获得结果之前,但任何人有正常智力的人都能觉察到“占领国会”事件背后不简单,存在诸多疑点。

可以联想到肯尼迪遇刺事件,这桩美国历史上的惊人疑案,没有人会认为它是一个意外,至今仍迷雾重重。

在一片狂躁的政治喧嚣之后,美国人迟早会清醒过来,认识到一个由民主党人全面执掌行政和立法权限,华盛顿的政治沼泽越陷越深的美国,并不符合其切身利益,并通过各种方式,尤其是选举来表明态度,而且等到形势安静下来,公开透明的调查将得到全面支持。

同样重要的是,“占领国会”虽然性质严重,但抗议者的诉求及其背后的政治经济利益并未得到满足,民粹主义运动的基础仍在,未来它们也将在美国政治中继续发挥作用。

在中美关系空前严峻、复杂的战略态势下,特朗普可能是个难缠的对手,在执政后期对华诸多遏制动作——背景大家都很清楚。

而民主党人绝非善男信女,在对华政策制订上更注重全面谋划,长远布局,运用各种精准的政策工具实施打击,并发挥民主同盟的作用,而不是像特朗普那样“单挑”,将贸易关系调整放在主线上。

拜登当政期间,将进一步巩固美中全面战略竞争的局面,并且随着形势发展,调整策略,在某些方面对华更强硬,甚至更致命。

美国当前乱局和内斗,是自己的事,轻易“站队”的那些国家,盟国可能还好些,其他一些关系复杂的国家,就未必有“好果子”吃,所以俄罗斯至今选择静观其变。

本文内容转载自印太观察,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
本网系无任何收入的公益性网站,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,转载文章均注明信息来源与作者姓名或笔名。信息来源中未注明作者单位、姓名的,因无法联系作者,本网亦未注明作者姓名。若涉及著作权问题,请作者即与本网联系(Tel:0573-82086793 ),本网立即删除与断开链接。
上一篇:
下一篇: